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遗物》

英国:休斯

 

我在海边捡到这块颚骨

那里,海蟹,角鲨,被细浪击碎,抛起,

半小时后碎成粉末

一切又重新开始。海水很凉:

漆黑的海底不讲究友谊:

没有轻触,只有捕捉和吞噬。那些颚,

在吃饱吞足或者松开紧张的欲望

以前,就滑下另一些颚;只剩下光骨。颚

吞吃,被吞吃,然后颚骨冲上沙滩:

这是大海的成就;还有贝壳,

脊椎骨,利爪,甲壳,头骨,

海中的岁月吃掉它的全部,变强壮,吐出

这些不消化的,欲望的帆桅,

自海面上沉落。什么也不会

在海里兴盛。这些弯弯的颚骨没有笑

而是牙关紧咬,现在成为一座纪念碑。

 

 



0

原文《》

by

孩子般的恶作剧(吴笛译)

休斯

男人和女人的躯体躺着,没有了灵魂,

迟钝地打着呵欠,愚蠢地凝视着,

无精打采地呆在伊甸园的花丛中。

上帝陷入了沉思。

 

思考的问题非常重大,把上帝拉进了梦乡。

 

乌鸦笑着。

他咬着上帝唯一的儿子——蠕虫,

咬成蜿蜒扭动的两半。

 

他把蠕虫的后半段塞入男人的体内,

带伤的一端悬在外面。

 

他把前半段向前地塞进女人的体内,

前半段向深处爬行,然后向上爬着,

并从女人的眼里向外探望,

叫唤后半段快点过来接合,

快一点哪!因为实在痛苦。

 

男人醒了,身体被拖曳着穿过草地。

女人醒了,看见他正在过来。

两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上帝继续睡着。

 

乌鸦继续笑着。

 

 

0

乌德乌③

休斯

 

我是什么?在这儿嗅着,掀开树叶

追随空气中一个模糊的污点来到河边

我下水。我是什么,劈开

水的透明的纹理向上打量我看见头顶上

倒悬的河床异常清澈

我在这半空中干什么?为什么我发现

这只蛙如此有趣当我透视它最隐秘的

内部并把它占为己有?这些杂草

认识我?互相叫着我的名字它们

见过我吗?我在它们的世界里合适吗?我

似乎

与大地分开没有了根但碰巧又什么都没有

丧失我没有一根线

把自己栓在任何东西上我可以去任何地方

这个地方的自由好象已经

交给了我那么我是什么?从这

腐朽的树桩上掰下一块树皮无法让我

欢乐它毫无用处所以我一定要收拾它

奇怪的是这么做纯属巧合

但我将被称做什么我是至高无上的吗

我有一个主子吗我是什么形状我是什么

形状我是庞大的吗如果我走向

这条路的尽头穿过这些树再穿过这些树

直到筋疲力竭那是一个逼近的东西暂时地

围住了我假如我还坐在这里每一样东西

会怎样停下来观望我我想我是绝对的中心

但也仅此而已而它是什么根

根根根而这儿又是

水真奇怪但我将继续寻找

 

 

0

鼠之舞

休斯

鼠落进了罗网,它落进了罗网,

它用满嘴的破铁皮般的吱吱声咒天骂地。

 

多有效的口衔。

它不再吱吱叫了,它喘喘气

 

想不出什么道道来了。

“这东西没长脸,它准是上帝”,

 

“没有回答也就是回答”。

铁嘴巴,象整个地球那么有力

 

想偷走世界的脊梁,

用吱吱的叫声叫天崩地裂

 

使每个人头颅里的脑子都换成一堆扭曲了

又松开的鼠肉,

不断吱吱叫着的鼠,

 

它想随着每一个蹦出嘴的吱吱声脱身,

但它长长的尖牙堵住了出口——

 

门牙裸露在夜空里,威胁着星座,

黑暗中闪光的星座,叫它们走开,

 

离得远远的,

当它正在这么干的时候。

 

鼠突然明白了。

它俯下头,不动了。

鼻尖上有一丝哀求的血。

——196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