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词 文言文 现代诗 外国诗 鉴赏集 作者 名句

《“每当我们的桑树”》

克罗地亚:塞弗尔特

每当我们的桑树开花

它们的气味总是飘飞起来

飘进我的窗口……

尤其在夜晚和雨后。

 

那些树就在拐弯的街角

离这儿只有几分钟的路。

夏天当我跑到

它们悬起的树梢下

吵闹的黑鸟已经摘去了

幽暗的果实。

 

当我站在那些树下并吮吸

它们丰富的气味

四周的生命仿佛突然塌下

一种奇异而奢侈的感觉

如同被女人的手所触摸

 

(贾佩琳 欧阳江河译)



0

原文《》

by

“在这个世界上我留着”

塞弗尔特

在这个世界上我留着

为了做你的百合花,玛丽

它们比小羊的脚爪更害羞

并惧怕每一次风暴

 

当我想睡去的时候

青草可以闭上我的眼睛

并对着那上面的你

再见,再见

 

柔软而安慰的雨洗去你脸上的光辉

明天的醒来会很美

在棺材那么黑的天空下

躺着。

 

(贾佩琳 欧阳江河译)

0

天上的纽带

塞弗尔特

在临终前的最后几秒

母亲的脸转向我们

哽咽而沙哑地说

“什么都没有。”

然后她的嘴唇默默地永恒地闭上。

 

她那被亲吻过一百次的玫瑰花圈

落到怎样的深渊?

她所有的祈祷

和年轻时唱过的悄悄的歌

飘到哪儿去了呢?

那些小小的事情引起的恐惧和忧郁

又到哪儿去了呢?

一切罪孽都有清晰的定义

对的或错的

并且那些对的和别的一样好!

 

在短短的一刹那

当我们蹦跳着离开土地的脚

又掉落下来

她经历了怎样的黑暗?

 

我静静地来到阳台

并从母亲的破损的椅子

往上看

向那高处的某种阴郁。

在我们漫长的一生中

它们一直从窗口瞪视我们

不提任何要求,

也不向我们索取任何东西。

随你怎么想

它们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美。

 

那么我们尝试着泯灭它们

用常青藤的种子,

玫瑰花的种子,

词和眼泪!

 

并且最后我们想要撕开

它们的发光的锁

用我们最后一次呼吸

那是,(甚至在我们强有力的喉咙里)

最弱的。

 

(贾佩琳 欧阳江河译)

0

“那些轻轻的亲吻之前”

塞弗尔特

当那些轻轻的吻

在你额头干涸之前

你弯着腰去喝

水晶清明的水

从来没人怀疑

你是否将接触那些嘴唇

 

某些时刻

不耐烦的血

从内部模铸你的躯体

比雕塑家的塑泥上

跑动着的手指更迅速

 

也许你会将她

年轻的头发放在手掌里

让它们掠过双肩

就像打开的鸟翅

你将沉重地追逐它们

那儿,

在你眼前

并且在空气之下的深处

是那倾斜的,恐怖的

和甜蜜的空虚

渗透着点点滴滴的光。

 

(贾佩琳 欧阳江河译)

0